欢迎进入上海公兴搬场服务有限公司网站!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

余世存: “当代读经生”的“古今中外”公兴搬场

作者:上海公兴搬场公司 时间:2019-09-11 12:26

余世存: “当代读经生”的“古今中外”公兴搬迁

  余世存在讲座中。

 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郑文丰/文 郭然/图

  “孔子要是活到现在,他一定 是穿着皮鞋西装,周游列国,英语一定 比我们讲得还好,对西方的理解一定 比我们还要深,那才是真正的孔子。”他神情笃定地说,真正的孔子,必定 是通古今之变、贯中外之学的。

  他对孔子的“画像”实有所指,在当今世界上,可能没有阿谁民族像我们承受着“古、今、中、外”这四端力量的撕扯,需要有人来安装。十年前,余世存是在撕扯和焦虑中开始读经的,“焦虑来自对中国日益复杂的社会状况,与其思潮坐标、参照不能 久长 匹配的担忧。”在他看来,重构思想坐标,要以天地自然系统、域外主流文明、优秀传统文化为参照,“如果我们破坏了自然环境,以征服、使用环境为目的;如果我们妖魔化人类主流文明,以批判、隔绝域外文化为发展的前提;如果我们弘扬传统文化只是以消费、复古、记诵辞章等为满足,那么我们的言行不外 是加剧了时代的混乱和碎片化。”

  带着自己 的现实困惑,余世存开始了十年的读经生涯。将老子、庄子、孔子、孟子、墨子、韩非子等我国古代伟大学者、思想家的学说和经典做当代解读,先后出版《老子传》《立人三部曲》《非常道》《家世》《人间世》《大时间》《东方圣典》(主编)《时间之书》等作品,关注点从人民国家到人间家世,从世道人心到东方智慧。余世存也因此被誉为“当代读经生”。

  不久前举行的第三届孔学堂·国学图书展览会期间,余世存带来了《为国学传承发展注入更多原创动力》的主题讲座, 深圳福田区搬家公司,并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。记者看到,这位曾将系列读书札记命名为《一篇读罢头飞雪》一书出版的先生,头上也开始落雪了。

  

  弥合“古今中外”四端,介入 世界文明的现代演进

  古代中国,百家经典是普通人无法拥有的资源和能量,平民的一生大都屈从于掌握知识的特权阶级。本日的中国已是一个知识共享的现代国家,每个人都有权与闻这些中国原典,拥有中国古人积累上千年的智慧结晶。“然而由于我国之前国学遍及 教育的不够 ,忽略了本国传统经典,这是现代教育的不够 。”在中国已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当下,余世存呼吁对古代传统文化经典的重读,不单 积极作用于每一位读者的知识建构,而且 势必 在国家文化复兴、民族自信建立的层面上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  

  记者:我有一种感觉,似乎当今世上还没有个民族,像我们这样承受着“古、今、中、外”这四端力量的撕扯。不晓得这种感觉对分歧错误?

  余世存:你这个感受特别对。如果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话语来说,便是 我们没有完成我们的现代性。其实我们也应该看到,西方国家包孕发达国家,他们也没有完成他们的现代性。岂论中外,现代性其实都有待完成。

  我们曾经有一种误解,以为西方的本日便是 我们的明天,我们把他们的现代性当作我们现代性的尺度,现在我们认识到这是分歧错误的,他们有他们有待完整的现代性,我们也有我们有待完成的现代性。“现代性”是一个西方话语,用中国话语来说便是 司马迁说的“通古今之变”,我们没有完成我们的古今之变,所以我们才撕扯得这么严重。

  这些年来,我们从官方到民间,从上而下都在鞭策传统文化的回归。但是传统文化对我们当下人来讲,好像更多的是一个装饰性,真正内在的东西不够充实,这是特别遗憾的一件事情,以至于一个人的内在与外在也在撕扯。找不到心灵安装的时候,我们就在想,古人或者古典那里有东西,以为把他们拿出来重新包装、印刷出版就可以了,实际上并没靠近古人或古典。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问题。

  以我比较 熟悉的出版为例。前不久我买了一套书,是一些大学教授花大功夫整理的。我看后很失望,花费了大量的物力人力,做得好看是好看,但内容仅仅是做了一个简单的注解而已 。弘扬传统文化,或者将传统文化引入现代,不是简单的加个注脚,或者翻译成口语文就可以了的。

  

  记者:出版的角度还是知识性的层面。如果还往后推一步的话,便是 各个群体之间难以在对话中形成共识的问题。

  余世存:怎么造成这种局面的?要从五四新文化运动来看文化人的演变之路。当时的第一代、第二代文化人,无论是梁启超那一代也好,还是胡适那一代人也好,不管他们如何看待中西文化,他们跟传统文化都是不脱节的,他们就在其中,真的便是 学贯中西的大儒。但是现在有些文化人把“大儒”理解偏了,以为大儒便是 以孔子为代表的下一代的儒家,连中国的道家、墨家、法家和名家都没有兼容过来。